孔子總是智慧。

還記得國中的時候我最討厭文言文的翻譯,就算到了大一的國文課還是免不了期中考要翻譯古文觀止的摧殘,在這個年紀再來看論語才真感佩孔子還有那些古人智者。現代的人生活富裕安康,沒有甚麼不自由的,只要拿的出錢還可以去太空宇宙旅行,跟以前的環境根本不能比,那樣物資和資訊都貧乏的年代,智者們寫了很多詩書典籍告誡人類要怎樣又怎樣,論語孟書是這樣,聖經也是,但可惜的是直至今日我們都還是再重蹈覆轍。 

今年過年回台灣,我有一個親人去逝了,有時後我懊悔為什麼沒有多去看看他,陪他說那些可能已經說過一百遍的話。但是那些話現在也只能放在心底,希望他在天上可以聽到我有多愛他。雖然我很慶幸自己最終還來的及看他讓他知道我過的好。從後山離開的火車上,我一直在想著小時候返鄉過年的一幕一幕,就像窗外呼嘯而過的一草一木和那片汪洋無際的太平洋,不管那些景色再美再歡樂但自己也無力使它停在任何一個畫面,只能看著一幕幕的過去、直到那些景色慢慢變小一直到再也看不見。

我記得小時候,回到外公外婆家前有一條路很狹窄,穿過那片窄小的泥濘路,看到田中央一間三合院紅瓦厝那是外公外婆的家,我總是大聲喊著阿公、阿嬷我回來了。然後穿著大舅媽送給我在百貨公司買的洋裝,愛現的在曬穀場的院子裡轉圈,像跟屁蟲一樣要跟表哥表姊表弟玩樸克牌比大小,又或是像是精力永遠用不完一樣田間奔跑;老媽在後院殺雞,外婆自滿著那些肥美的雞鴨都是自己養的,但是放血的腥臭味讓我敬而遠之,舅媽們也在後面的廚房裡忙進忙出,外婆像是指揮官發號司令,小孩領著自己的碗去盛飯,熱熱鬧鬧。

我也記得到了吃飯時間,會把紅色的大圓桌搬到院子,但是因為人數眾多,所以所有的小孩子都被打發到客廳吃飯,吃飯的時後要是一邊吃飯一邊喝水,就會被外婆臭罵一頓說這樣胃會壞掉。老爸和姨丈還有舅舅們開始杯酒言歡,吃飽之後我們就像野孩子一樣,到院子裡放水鴛鴦、沖天炮和仙女棒。

我還記得在大人們酒足飯飽的時後,外公總是壓軸的給我最大的紅包,然後我會回到房間裡偷偷一邊算錢一邊笑,還裝模作樣學著大人一手摺著錢一手點算,即使我完全算不好,鈔票散落一地,但也是不算上個幾次不罷休,因為深深相信自己會算錯最後會多幾張鈔票,直到老媽看我算過癮了再一口氣的把那些錢回收,然後心裡惆悵一陣。

現在想想那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無憂的年代。但那些畫面,我沒有忘記但我也沒有能力讓時間 停駐在那個美好年代。

會到現實生活,返鄉探病那天,在回家的火車上我拿出我的日記本,寫下了當下的心情告訴自己不要忘記這樣後悔還有不忍的感覺。那些沿著臉頰滑下的眼淚是警惕自己,體會皋魚之泣的心情。

這件事情過了也大概幾個月,有些釋懷了。只要想到每一個人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就是這麼寂寞,就會難過的停不下淚,但這種悲傷的感覺也更讓自己更知道想要些甚麼、在剩下的人生裡又該要做些甚麼,雖然不是現在開始才知道,但是更讓我認為沒有甚麼比我的家人更重要,沒有人比他們更沒有條件的愛我,讓我肆意妄為。

小時候那樣的幸福快樂,到現在我都緊緊抓在手裡,深怕它會遺失在時間裡。

那些我們現在在斤斤計較的事,在我們過往之後不會帶走一片雲彩,那些瑣碎的煩惱也就變的不值一提

我該成長,老爸說 他覺得我有聰明確沒有智慧,這幾年我一直在摸索智慧的模樣,是不是也讓我悟出了一些?

 

Ms.Mahi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